中国已迈进新时代,国家政策为加强公共体育服务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如何解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样化、多层次需求与有效供给之间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是当前农村公共体育服务发展面临的重要问题。

农村公共体育服务是指为了实现和维护农村公众或农村共同体的公共体育利益、保障其体育权益目标的实现,以政府为核心的公共部门依据法定职责,运用公共权力,通过多种方式与途径,以不同形态的公共体育物品为载体实施的公共体育行为。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体育强国建设纲要》提出,到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体育强国,并强调逐步推动基本公共体育服务在地区、城乡、行业和人群间的均等化。中国已迈进新时代,国家政策为加强公共体育服务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如何解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样化、多层次需求与有效供给之间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是当前农村公共体育服务发展面临的重要问题。

农村公共体育服务具有公益性、普遍性、基本性和文化性四方面特征。从有关调查资料来看,与城市居民相比,农村居民对公共体育服务满意度较低,农村公共体育服务供需关系需要更加平衡。就湘南地区而言,影响农村公共体育服务发展的主要有四个因素。

一是地域因素。湘南农村地形多为山地,交通比较落后。例如,湘南的江华瑶族自治县,其域内至今没有高速公路,只有一条国道和一条省道,这两条成十字交叉状的道路是该县民众出行的主要通道。地处偏远、交通不便,对当地民众参与体育健身活动相当不利。如果参加某项体育活动需要走5公里山路的话,很多人都会选择放弃参加该项活动,导致当地居民多通过广场舞、棋牌等简单而又单一的方式健身,且得不到专业指导,久而久之,他们对一些体育活动的兴趣容易减退。

二是时间因素。公共体育服务是长期化的服务,但是许多农村地区居民享受到的公共体育服务往往是偶发性、暂时性的。比如,对于农村地区的一些居民而言,获得体质健康监测并不容易,他们并不是每年都能得到免费监测,这影响了其对此类服务的满意度。针对相关问题,建设有计划的、长期性的服务体系,可成为未来提高农村公共服务满意度的工作重点。

三是资源因素。这里的资源因素主要涉及经济资源、人才资源、场地器械资源、知识资源等。经济资源因素主要是指相关资金投入,资金投入不足,场地建设和设施配备往往会受到不利影响,农村居民体育活动的内容也难以得到丰富。目前的资金投入主要来源于公共投资,也给公共机构带来了较大压力。人才资源方面的问题主要是体育健身指导人才、运动康复医疗人才等数量不足。缺少专业体育服务人才,导致农村体育活动组织不完善、指导不到位;而从业人员欠缺理论知识、技术水平有待提升,也影响了服务对象的体验。从场地器械资源方面来看,在一些地方,农民用于体育健身的场馆、场地、器械资源不足。例如,东安武术是湖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当地农民喜欢东安武术、乐于运用东安武术强身健体,但因为没有专业的场地,很多动作在一般场地上练习易导致受伤,因此一些农民练习东安武术的热情有所消减,也给东安武术的传承带来了不利影响。知识资源因素主要指关于公共体育服务的专业知识、理论知识和对相关政策、文件精神的了解等,这些知识资源是农村公共体育服务的思想引领,因此也需要得到充分的重视。

四是策略因素。对于公共体育服务体系建设来说,因地制宜制定策略非常重要。因此建议在湘南农村公共体育服务策略的制定中考虑当地特点,首先确定公共体育服务包含的内容,特别是要对具体内容进行详细合理的规划;其次明确公共体育服务在当地的使命,即让农民真正受益,明确服务的具体目标;再次是区分服务项目,在服务实施过程中会涉及服务提供者、服务内容以及服务模式等因素,这些都需要事先予以确定,达到事事分明、职责明确。最后,为了实现农村体育服务的优化,各服务部门应相互合作、协调统一、资源共享。

随着湘南农村地区经济和社会不断发展,当地的公共体育服务需求也在发生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互联网技术与体育服务的融合改变农村居民体育健身方式。虽然由于农村地区网络信息服务不足等原因,目前智能手机、电脑、网络等信息技术产品在农民的健身活动中使用较少,但许多农民乐于在健身过程中尝试运用信息化技术手段与供给主体对接,只是如果遇到难以解决的技术问题,会将原本简单的健身活动复杂化,打击农民使用信息技术的积极性,不利于信息化技术供给。因此,需要着重解决信息技术的运用水平问题,以提升农民生活水准为目标,加强智能化技术培训指导服务,改变供给智能化的虚设状态,创造新型供给方式,借助先进工具和技术手段,依托美丽乡村建设,发展“互联网+”健身,以普惠化、公益化为导向,使公共体育服务便捷化、信息化、有效化、均等化。

二是农村公共体育服务触发体育健身格局全面改变。优化农村公共体育服务需要坚持服务第一、公益优先,以体育改革为契机,推动农村公共体育服务变革,实现服务供需平衡,提高服务质量。从宏观上来看,良好的健身状态是农民健康生活的基础,没有健康就难以幸福地生活,因而需要积极推动农村公共体育服务改革。从微观层面看,亚健康问题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人们也更加重视自身的健康状况,乐于参加各类健身活动,相关服务所面对的情况更加复杂,只有坚持改革,才能优化农村公共体育服务。

三是全局性公共体育服务模式的变化。为应对农村公共体育服务单一化的问题,应积极扩充供给主体,实现多元化协同供给。湘南是典型的山岭地区,群山围绕的环境限制了外部资源进入,因此目前农村公共体育服务主要依靠本地政府供给,私营机构的参与有限。为此,需要相关各方积极寻求合作,扩展供给主体的范围,政府、社会、市场共同参与,构建跨界跨区域的三位一体协同供给体系,优化农村公共体育服务。

四是农村公共体育服务重点发生变化。针对农村公共体育服务不平衡现象,特别是专业指导人才和专业医护人员以及医护设施供给不足等问题,需要发展新型共享服务模式。从当地非遗传承人、高校和体育院校的专业学生中寻找专业健身指导人才,以非遗传承为出发点,走进农村、深入山区,利用非遗传承人本身具有的技术积淀,传播健身知识和理念。同时可以走体医结合道路,通过与高等学校共建实习基地,共享优质医疗设施和医护人员资源。

综上所述,深入了解湘南地区农村公共体育服务需求格局及其演变趋势,对于今后改善相关服务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下欠发达地区公共体育服务对口支援机制研究”(20YJA890023)、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基金项目“新时代湖南省公共体育服务供给侧结构优化路径研究”(18YBA15)阶段性成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