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了开普敦市内的旅程,昨天一早,我们乘游艇到达了罗本岛。这里是南非人民心里的“神明”曼德拉曾经被囚禁的地方。

解说员的介绍十分慷慨激昂,颇有电影里面土著民做战前动员的气势。在大巴车上,他不停地说:“看左边是……”“看右边是……”,实际上,在车上我们什么也看不清楚。不过,至少知道了罗本岛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因为荷兰队来了,罗本当然也来了。

昨天上午,由于荷兰队已经提前小组晋级,而对手喀麦隆则提前出局,所以荷兰队员也有时间去罗本岛,参观当年自由斗士们被关押的地方。

到罗本岛游览的游客众多,大都是三十几人一组,跟随解说员四处游览。各组游客中,有一组游客格外引人瞩目:他们集体身穿荷兰队外套,引起了罗本岛的一阵骚动。

荷兰队的当红球星范佩西和斯内德走在最前面,不时跟球迷招手,而有伤在身的罗本身穿棉衣,走在队伍的后面,尽管前两场没有上阵,但罗本心情不错,跟身边的队友们开着玩笑,引来队友的一阵大笑。有同行在一旁打趣:“罗本游罗本岛,这是到了自己家了!”

关押曼德拉的囚室里放着一床薄毯子、一张小桌子、一个饭盆和一个马桶。“曼德拉的房间很小,他比较高,睡觉的时候身体都无法伸直。”解说员说。而荷兰队的球星们都瞪大了眼睛,做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身材高大的后卫马泰森和奥耶尔还模仿了一下蜷缩睡觉的姿势。

从囚室里出来后,走到一个小院子,解说员介绍:“这就是当年曼德拉在监狱里组织足球赛的地方。”曼德拉刚到罗本岛时,没有任何户外活动,后来经过犯人们的斗争,监狱当局同意让他们到院子里“从事有益于健康的劳动”———打碎石头。后来,曼德拉利用这个院子进行体育锻炼。

在被囚于罗本岛的18年间,曼德拉曾经多次组织监狱足球赛。看到这个小院子,荷兰队的球星们感慨颇多,范佩西和斯内德踩了踩场地,做出了一副踢球的姿势,调皮的范佩西甚至问解说员:“曼德拉的脚法怎么样?”

“我的姓是罗本,这个岛屿也叫罗本,这让我感到荣幸。”罗本说,“刚才参观了曼德拉先生被囚禁的院子,他一直坚持体育锻炼。当年,他应当无法想象有朝一日南非居然能申办世界杯。”

这位受到伤病困扰的边锋可能会在25日对喀麦隆队的比赛中出场。错过了荷兰的前两场比赛,罗本感到很失落,“我不习惯缺席的感觉。前两场看到球队大巴进入球场,我很想上阵。不过很幸运,现在我终于能上阵了。”

对于罗本在小组赛最后一战是否上场的问题,荷兰队主帅范马尔维克没有给出明确答案,“我知道罗本的伤病目前恢复十分良好,他告诉我他可以出场了。我觉得罗本并不需要急着复出,因为小组赛最后一场已经无关紧要,球队需要他在最关键的时候登场亮相。”

范帅不希望罗本匆忙出场,“淘汰赛或许是他复出的最佳时机,罗本是一位极为重要的球员,他的登场会改变比赛,我认为这一点对于荷兰队非常重要,所以我现在不愿意让他冒险。”

西班牙夺冠了,我想说:“西班牙踢的是下个世纪的足球,我想亲吻每一个斗牛士!”

西班牙队也是自始至终坚持将攻势足球进行到底的球队。藐视功利,始终遵循内心的热情来踢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